2020年11月28日

浅谈《那不勒斯四部曲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jsskl.com/,英超切尔西

这是一部能引起很多女性共鸣的小说,作者以第一人称讲述了两个女人:莱农和莉拉60年间的友谊和成长的故事。开篇从意大利50年代讲起,在那不勒斯的贫民窟里,那时二战刚刚结束几年,战败的余温,男权的社会,那里充满了贫穷,暴力和落后,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下,两个女孩结下了深厚的友谊,这种友谊成就她们彼此,使得两人在比较中不断的成长和进步,但这段感情同时又充满了嫉妒和毁灭,不仅如此,两人的互相依赖和欣赏,又把这种情感弹拉到最极致,她们的友谊是积极的亦是黑暗的,但是这也是最真实的,爱与恨的交融,崇拜与欲望的暗涌,作者对人物的刻画细腻到极。在莱农眼里,莉拉就是她的天才女友,莉拉拥有超越她年龄的天赋,让她既崇拜又嫉妒,但莉拉的存在才会让她看清自己,审视自己,会给她力量,让她前进。同样在莉拉眼里,莱农也是她但天才女友,她欣赏她,支持她,可惜莉拉小学五年级就辍学了,而莱农是幸运的,因为得到了继续上学的机会,她虽然没有莉拉聪明,但她在不断自我反省中极端努力的学习,她最终摆脱了原生阶级,和教授的儿子结了婚,在这份关系中获得出版自己第一本小说的机会,她实现了两人儿时的梦想,成为了一个体面的作家,是《小妇人》和《蓝色仙女》给予她的力量。此时的莉拉和肉食店老板的婚姻摇摇欲坠,和人私奔后又被抛弃,独自抚养儿子,在香肠厂做女工,与莱农相比,也许很多读者都认为莉拉是一个失败者,但是莉拉是一个不向命运低头的女子,她无视规则,她挥霍自己的天赋,她打破界限,她原本可以拥有一切,她可以得到索拉拉兄弟和斯特凡诺的爱,她可以设计出漂亮的鞋子,她可以轻松的让肉食店生意兴隆,但是她没有,而是选择了另外一种生活,最终莉拉的消失就是一种自我删除。莱农则说自己的一生,只是一场为了提升社会地位的低俗的斗争。

奥利维耶老师曾对莱农说:“当庶民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,假如一个人想一直做庶民,那他的孩子,孙子就会命如草芥,不值一提”。莱农一直在摆脱庶民的身份,而莉拉却拒绝救赎,作为一个天才,她不屑用自己的才智为自己谋求福利,她虽然漂亮却不在乎自己的外貌,虽然聪明也并不爱惜自己的才华,她也从没有为任何东西妥协和让步,她永远那么坚定,这是一种超越世俗的状态。如果说莱农的成功值得肯定,那莉拉也应得到同样的掌声。整篇小说,两个女人的友谊和斗争就像跷跷板一样摇摆着,全书充斥着两人的较量和对决以及一次次境遇的转变,从布娃娃开始一直持续着没有终点。

再说说剧中其他人物的设定,还记得小学那场男女班竞赛的场面,那会儿就交待了很多人物的性格,卑劣暴力的斯特凡诺,暴躁幼稚的里诺,脆弱敏感的安东尼奥,莽撞激进的帕斯卡莱,纨绔子弟索拉拉兄弟,温柔的gay阿方索,善良的恩佐,聪明功利的尼诺。书中还隐喻了一点就是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就像烙印一般深刻,是每个人都无法回避的宿命。

书中最精彩一段描写是莉拉带莱农逃学那次,小学升学考试之前莉拉提议逃学去看海,开始莱农是犹豫的,当两人走到一半下起了雨时,莉拉频频回头想回家,其中既有对旧城区的眷恋,也有对莱农对愧疚,因为莉拉是嫉妒莱农可以上中学,想故意拉她下水和自己一样无法升学,反而开始被动的莱农却展现出想逃离旧城区的决心,这处细节的描写也暗示了她俩未来不同的人生走向和命运。转天莉拉向被父亲打的满身伤痕的莱农道歉,以为自己的阴谋得逞,但当莱农告诉她自己可以继续上学的时候,脸上又立刻展现出一副失落的表情,而莱农似乎也察觉到了莉拉的小算盘,善良的莱农最终还是原谅了莉拉。这正是这部作品打动我的原因,作者毫不避忌的展现出人性的阴暗面,女性之间的友谊何尝不是这般的复杂和真实。而城区恶霸堂.阿奇勒的死揭示了施暴者和受害者的角色转换,强欺弱,弱则欺更弱,这是社会的现实,也是人性的卑劣。

这是一部属于女性作品,已经被HBO买下版权,第一季《我的天才女友》已经出街,非常值得一看,以后有机会我会写一些更具体的解析,相信后面三部依旧可以带给我们思考与震撼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